当前位置: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 > 新闻资讯 >
听说被他们捉到的女子常会被他们轮奸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0-06-05 05:40
第二天,本意就踏上前往钟鹤城的路上,他离开的时候本来想拿一些钱给赵风做为吃饭、住宿的费用,但是赵风父子坚决不肯收下,本意只好作罢。本意在村中买了一些干粮便上路了,而且他运气不错,正好在路上遇见一支商队准备运送一批野兽去黑林城。本意连忙对车夫说道:「实在是太好了,我也正想去黑林城,请问能不能让我和你们一起上路呢?」车夫回道:「这样得经过我们主人的同意才行,就是坐在最前面那辆车子中的人,别担心,我们主人很好说话,你去跟他说明一下,主人一定会同意的。」本意开心的说道:「那你的主人叫什么名字?」车夫说道:「主人的名字叫邱渝,你叫他邱先生就可以了。」本意感激的说道:「这位大哥,实在是太谢谢你了,唉呀,我都还不知道大哥叫什么呢?我叫本意。」车夫笑道:「不用谢我了,我叫张渊,叫我阿渊就可以了。」本意见张渊的年纪也不大,就说道:「好吧!阿渊,你叫我阿意就好,那我先去前面问一下,再见。」本意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最前面那辆车旁,这辆车不是运货用的车,而是用来载人的车子,本意看见里面只坐著一个作商人打扮的中年人,连忙问道:「这位大叔,请问您是邱渝吗?」中年人笑道:「不错,我就是邱渝,不知道这位小兄弟找我有什么事情?」本意高兴的说道:「邱大叔,我知道你要去黑林城,我正好也想去黑林城,请问我能不能搭你的车去黑林城?我一个人不认识路,又是第一次出远门,觉得人多比较安全一点,我可以付你车钱,不知道邱大叔同不同意?」邱渝笑道:「冲著小兄弟叫我一声大叔,我就同意了,车钱也不用给,不然我就不让你搭这趟便车啦!」本意大喜道:「实在是太谢谢邱大叔了,我刚才听人说邱大叔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想不到你比我想象中还要爽快。」邱渝笑道:「小兄弟真会说话,这样吧!你来车上跟我一起坐好了。」本意颇感不好意思的说道:「邱大叔,这样不好意思,这是你的车耶!」邱渝笑道:「那也没什么,反正这辆车可以坐好几个人,再说,我正想找一个人聊聊天、解解闷,你来得正好,就坐在我车上吧!」最后本意只好答应了,他上车后发现里面果然可以坐好几个人,车中还有一个小茶几,上面放著一些小点心。邱渝说道:「小兄弟,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本意拍拍头,不好意思的笑道:「你看我这个人就是胡涂,我叫本意,是住在森林旁的村民,我这次出来是想见见外面的世界。」邱渝点点头,同意道:「年轻人是该到外面去见识一下,来,吃点心。」本意也不客气,他边吃边问道:「邱大叔,你是要运这些野兽到黑林城去卖吗?」邱渝回道:「不是,是要用来熬油的,我在黑林城开了一家小油店,我每次都是亲自来这里收购这些油猪。」本意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亲自来,叫人为你送来不就得了?」邱渝摇摇头,解释道:「我没这么有钱,而且现在的税金又高,我是做小本生意,事事只能自己来,才能得到比较多利润,不然要拿什么养家糊口?」本意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只卖这种油吗?」邱渝笑道:「不是,要先了解什么野兽可以熬什么油,什么野兽赚的钱多就多熬什么油。譬如,一般百姓只能吃油猪熬成的油,有钱人是吃一些精炼油,而那些达官显贵则是使用天香兽熬出来的油。」他顿了一下,继续解释道:「这种天香油非常贵,一瓶大约一斤,可以卖一个金币,而且这种油也很难熬,用一百斤天香兽最多也只能熬出两斤天香油,不过用这种油作的菜比用普通油做的菜好吃很多;相反的,一百斤油猪则能熬出四十斤普通油,而一个黑币就能买两瓶这种油。」本意吃惊的叫道:「天香油这么贵!一瓶能卖一个金币!」由于一个金币等于十个银币,又等于一千个黑币,也难怪他会这么吃惊了,当年本府也算是有钱人家,日常用品也用得不差,但是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人这么奢侈。本意问道:「这种油竟然这么贵,那些人居然这么奢华?」于是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大约傍晚的时候一行人就到达钟鹤城,本意仔细打量这座城,这确实只是一座小城而已,总人口不超过五万。进城后,众人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来,邱渝对本意说道:「小兄弟,我们在要走三天就可以到达黑林城了,你有什么想要买的东西就趁现在去买,明天我们很早就要出发了。」本意也正想把一部份从小箱子上挖下来的宝石和黄金换成实用的金币和银币,于是他顺势说道:「知道了,那我去买些东西。」出了旅店之后,他问明卖衣服的地方,便立刻买了两套合身的衣服,而原本穿在身上的衣服则不知道被他扔到哪里去了。本意又问清楚钟鹤城里珠宝店的所在地之后,最后在一家叫利行的珠宝店里经过讨价还价,将身上的黄金换成四个金币、六个银币和四个黑币,他才开心的回到旅店。回到旅店后,本意随便吃了一点食物便回到自己的房中开始每天固定的修练;这些天以来,他早就已经养成早、晚练功打坐的习惯,今天也不例外,他很快就进入心境空明的状态了。才过了一会儿,本意便感觉到周围房中皆传来均匀、沉稳的呼吸声,他最喜欢练功的时候进入这种空明的状态,感觉一切事物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令他感到相当兴奋。一番运功下来,本意可以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内力增强不少,以他现在的内力来看,已经可以抵过别人修练四年的内功强度了。当他练功完毕时,天空正好出现一丝曙光,这时本意感觉到有一个人正朝他住的房间门口接近,接著就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他才突然想起邱渝说过今天要早一点起床赶路,于是赶紧出声说道:「我起来了。」门外传来张渊的声音,说道:「本兄弟,是我,张渊,我们快要出发了,你动作快一点。」本意一边打开房门,一边说道:「阿渊,我已经起来了。」头一抬,本意才发现张渊正愣愣的看著他,让他有点不解的问道:「怎么了?阿渊,你不认识我了?干什么这样看著我,我又不是美女。」张渊被本意说得有点不好意思,尴尬的解释道:「本兄弟,你别说笑了;说真的,如果不是听出你的声音,我还真不敢相信是你,因为你看起来和昨天有很大的不同。」本意笑道:「是吗?那你说说看,我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张渊想了一下,说道:「首先,你换上这身衣服,虽然你的脸上有点那个……不太好看,但是现在感觉更像一个富家公子,而且你身上还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很容易让人亲近。」本意笑道:「我倒是不这么认为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好了、好了,我们到前面去吧!」两人来到食堂的时候,众人都已经在吃早膳了,邱渝见他们走过来便招呼道:「小兄弟,到我这边来坐吧!」本意也不客气的走过去与邱渝同坐一桌,邱渝仔细观察了一下,说道:「小兄弟,想不到才一个晚上而已,你的变化居然这么大,真是让人难以相信,但又不得不让人相信这是真的。」本意好奇的问道:「是吗?我有什么变化,怎么大家都这么认为?」邱渝说道:「昨天刚见到你的时候,先是让人感觉你很会说话,很讨人喜欢;傍晚你换上这一身衣服回来的时候,让人感觉你像一个富家公子,身上还有一种令人不由自主相信你的气质。」他再观察了一下,才说道:「现在的你显得比昨天还沉稳,这不是指你的言行,而是在你走动时隐隐散发出来的气势,小兄弟,我看你应该是在修练什么武功吧?」本意不好意思的说道:「以前我在森林里救了一个快要死掉的人,他教给我一套武功,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这些年我就自己一个人修练这套武功,没有邱大叔说的那么好。」邱渝认真的说道:「这些都是真的,我阅人无数,绝对不会看错,我相信你一定是个大人物,就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会是。」本意心想:「看来他对我的身份已经起疑了。」于是他笑道:「要是我今后真的如邱大叔所说成为一个大人物,我一定不会忘记邱大叔对我的知遇之恩。」邱渝笑道:「你说的太严重了,我只不过是让你搭了一趟便车而已,哪来的知遇之恩?要是你以后真的成为一方霸主,我到你那儿做生意, 香港精选十码中特你可得给我优惠喔!」本意心中想著:「果然是商人本色, 刘伯温精选一肖大公开三句话不离本行。」一边笑著答应。吃完早膳后, 香港三码中特资枓一行人就上路了, 蓝月亮香港正版精选资料大全本意还是与邱渝同坐一车,这天本意是向邱渝请教了许多有关黑林城的相关事情。黑林城总人口数约三十万,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黑林城的药材,其药材的种类五花八门、不计其数,因此有了药城之称;此外,还有一些皮货等东西也很出名,是一个商业繁荣的大城市。邱渝就在城中开了一家油店,由于他卖的油便宜又实惠,所以生意还算不错,美中不足的就是背后没有靠山,经常受到欺压,因此一直无法扩大买卖。邱渝一谈到生意上的事情就不禁叹了一口气,他说道:「不说了,咱们还是说点儿别的事情吧!你知道吗?再过一会儿就到黑林城的地界了,然后再走两天,也就是后天傍晚的时候,我们就可以进城了。」本意问道:「接下来两天的路上有没有歇脚的地方呢?」邱渝笑道:「有,这一路上每一个村庄都会建一些旅店。」两人又断断续续的聊著,本来一路上都平安无事,但是就在快要进入黑林城的当天上午发生了一件事情,本意还差点为此丢了性命。事情发生在一条相当险峻的山路上,这条山路在一座高山的山腰处,道路只有五、六丈宽而已,一边是垂直陡峭的山壁,一边是万丈悬崖,悬崖下方则是溪谷。这天上午,本意一行人正走在山路上,当他们转过一个弯道之后,就看见一队人马围成一个圆圈,中间有四个骑马的男、女,正好是两男两女,其中一个女的脸上还蒙著面纱;从他们的服饰看来,那个白衣女子似乎是主人,另一个女的是丫鬟,剩下两个男人应该是保镖。邱渝看到那队人马所穿的装束之后,惊叫道:「是黑林城的黑林骑士,他们怎么会在这儿?」本意问道:「大叔,黑林骑士是干什么的?」邱渝低声解释道:「黑林骑士是黑林城内最有名的骑士,这个骑士团是由各地的武功好手组成,目的在于护卫黑林内城的安全。」本意不解的说道:「那他们为什么会在这儿出现?」邱渝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想他们一定是为了保护某个大人物才出来的,一般而言,他们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本意问道:「是不是中间那四个人?」邱渝看了一下,说道:「应该不是,你看那四个人的对面不是也有人吗?只是刚好被这些黑林骑士挡住,所以才看不见。我觉得他们是在找这四个人的麻烦,看来我们暂时不能过去,否则会有麻烦。」他说完就叫后面的车子停下来,打算先看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两方人马同时有了动作,只见被围在中间的两个男人一个拔剑、一个拔刀并做好防守的准备;而那些黑林骑士也有了动静,其中几个人骑马向中央靠过去。如此一移动之后,黑林骑士的背后便显露出三个人来,那是一女两男,光看他们穿著非常华丽,就知道他们家中肯定非常富有。邱渝一见到这三个人便惊叫道:「是熊小姐和她的两个弟弟。」本意问道:「大叔,那个女的和那两个男的是谁啊?你好像很怕他们的样子。」邱渝说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那个女的就是现今黑林城城主的女儿熊天娇,那两个男的则是她弟弟;这个熊天娇脾气相当古怪,动不动就要杀人,她那两个弟弟则是出了名的浪荡子,极好女色,黑林城中只要有才貌出众的女子被他们发现,他们非要把人家弄到手。」他皱起眉头说道:「最不能让人忍受的是他们还有一种相当变态的嗜好,听说被他们捉到的女子常会被他们轮奸,完事后,让他们玩得开心的女子就放了,不开心的就杀了。」最后,邱渝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搞得现在黑林城的女人都不敢到街上去,我看这回一定是他们看上那个白衣女子。唉!希望那个人能逃过他们的毒手。」本意听得相当愤怒,不禁骂道:「想不到天下竟然会有这么猪狗不如的东西。」他说完之后就跳下车。邱渝见状,连忙喊道:「小兄弟,你干什么,你不会是想过去吧?」本意说道:「不错,而且我还想帮那四个人;大叔,你别过去,你还有妻小要养活呢!」他说完之后就转身往那群人快步走去,完全不理会邱渝在后面一直喊叫。其实本意并不是鲁莽之人,他之所以会想插手是有原因的,一个是由于最近他每天都在练功,因此急于想知道这些日子以来的练功成果;另一个原因当然是为了美女,只要有大脑的人就可以知道,能被熊氏兄弟看上的女人绝对不会是普通姿色。本意也不是对人家有所图,而是因为以前他就一直很向往「英雄救美」,老是想让自己当一回英雄却苦无机会。最后一个让他管闲事的原因在于熊氏姐弟的为人,新闻资讯当他从邱渝口中知道他们的作为之后,促使他下决心管这档闲事。那些人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正接近他们,只听得熊家兄弟之一开口说道:「这位姑娘,你真的不愿意与我们一同到黑林城,到我兄弟家中住几日?」白衣女子冷冷说道:「我早已说过,我不会和你们回去,别以为你们熊家在黑林城财大势大就可以对人呼来喝去的。」熊家另一个兄弟冷笑道:「这位姑娘,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是把我激怒了,我才不管我二哥的劝告,直接把你抓回去比较快;你以为,凭你这两个保镖再加上你身边这个小丫头就能救得了你吗?」白衣女子讽刺道:「喔?这么说来你熊玉虎软的不成打算来硬的?」熊玉虎怒道:「不管是软的还是硬的,只要能把你抓回去就好,哼!」白衣女子冷笑道:「你还知道无耻这两个字怎么写吗?这种话出自黑林城的少城主之口,真是可笑,而且是可笑至极!」这时熊天娇说道:「你这个丫头真是不识抬举,要你到我家做客只不过是要你陪我兄弟玩几天而已,又不会少一块肉;过几天我们自然会放了你,这又有什么不好?要是你坚决不和我们回去,那就只有死路一条。」本意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竟然能讲出这种话来,而且这还是从一方霸主的女儿口中说出来的,他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这个女人才好。白衣女子不屑的说道:「既然熊大小姐这么说,那你为何不和你这两个兄弟玩几天,我想你们一定会玩得非常愉快。喔!对了,我想起来了,姐弟之间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改明儿个我帮熊大小姐介绍几个兄弟,保证不会比你那两个兄弟差,一定让熊大小姐满意。」本意听得差点出声叫好,那个女子真是骂得太好了。熊天娇则是脸色铁青的大骂道:「你这个死丫头,今天我要是不杀了你,我就不姓熊。」说著双腿一夹马腹就打算冲上前去,四周的士兵也扬起手中的兵器准备把这四个人砍成碎片。熊家两兄弟急忙拉住熊天娇,只见熊玉虎在熊天娇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熊天娇顿时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彷佛已经看到白衣女子惨死的模样。一会儿之后,她狞笑道:「好吧!那你可得说话算话。」这副表情把她原本美丽的脸蛋映得非常丑陋。熊玉虎笑道:「老姐,我们哪一次没有听你的话?」他转头向白衣女子说道:「姑娘,既然你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回去,那我们也不强人所难。」众人都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熊玉虎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刚才还威胁要抓、要杀的,现在却说要放人,而且这个白衣女子还羞辱过熊天娇和熊氏兄弟,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白衣女子说道:「如果少城主真的放过我们主仆四人,我们将感激不尽。」熊玉虎阴笑道:「要放过姑娘也可以,不过你要答应在下一个条件。」白衣女子也不想和他们闹得太僵,只得说道:「什么条件?只要是合理的事情,我一定办到。」熊玉虎大笑道:「不难、不难,对姑娘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在下的条件是希望姑娘取下脸上面纱,让在下一睹芳颜。」白衣女子身边那个丫鬟马上说道:「不行,我家小姐从不在外人面前取下面纱。」熊玉虎问道:「这位姑娘,你的丫鬟所说可是真的?」白衣女子回道:「当然是真的,这个要求恕小女子难以从命,不如请少城主提出另一个要求,如何?」熊天娇冷笑道:「怎么样,我就说她一定不肯,我看……还是直接把她抓起来,你自个儿把面纱摘下来,这样省事多了。」熊玉虎冷笑道:「说的也是,既然这位姑娘不肯赏脸,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本意闻言,知道他们准备动手,连忙大声叫道:「慢,既然这位姑娘不肯摘下面纱,那就由我来摘下好了。」这时本意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块布把脸蒙住,而邱渝还在远处焦急万分的看著情势发展,心中想著本意这次性命难保。熊玉虎闻言仔细一看,只见一个蒙面的年轻人走来,穿著、打扮还挺象是一个富家公子,他猜测也许是哪个有钱人家的子弟想巴结自己,于是说道:「既然这样,那就由你摘下来吧!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本意装做惊喜的样子,说道:「真是多谢少城主,是不是我摘下面纱之后,少城主就可以放过这位姑娘。」熊玉虎冷冷笑道:「那当然。」于是本意来到白衣女子的马前,对熊玉虎大叫道:「少城主,那我可要把面纱摘下来了啊!」她身边的丫鬟叫道:「你敢?」而那两个护卫则是已经策马挡在白衣女子面前,那个女子则是说道:「想不到又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本意当作没听见,故意夸张的说道:「那我要摘了喔!一次就可以把面纱摘下来了。」他缓缓举起手,高声叫道:「我真的要摘了。」一声大喝让众人不由得被他所造成的气氛弄得紧张兮兮,接著本意的手往自己脸上一掀,就把自己的蒙面布摘下来,口中还叫道:「我说过一次就摘得下来,果真摘下来了,真是舒服啊!大热天戴著这个真难受。」然后他扬起手中的蒙面布,对熊玉虎叫道:「怎么样?现在我已经把蒙面布摘下来了,不知道少城主可不可以放过这位姑娘了?对了,不晓得少城主要给我什么好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切经过,众人原以为本意是要去摘下那个白衣女子的面纱,没想到他摘的是自己的面纱,这下子熊氏兄弟才发觉自己被他戏弄了。白衣女子发出一阵轻笑声,她的丫鬟早就笑得身子直发抖,而那两个护卫也是一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样子。熊玉虎简直快气炸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人敢这样耍他,他怒声骂道:「臭小子,你敢耍我,我就要你死的很难看。」他对身后的人喝道:「谁愿意去把那个臭小子杀了,赏十个金币。」十个金币比这些人一年的薪水还多,因此马上就有几个人策马上前,经过一阵商量之后,其中一个人下马走到本意面前,他狞笑著说道:「小子,多谢你提供我一个发财的机会,我会让你死的舒服一点,留你一个全尸。」白衣女子轻声叫道:「公子,你还是退后,由我的人接手吧!」那两个护卫也说道:「小兄弟,你快退下来吧!你不是他的对手,他们是黑林骑士团的人,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武功还过得去,还是由我们来吧!」其实本意心中也有一点害怕,因为这是他初次与人交手,以前他只跟黑森林中的野兽打斗过,不过为了了解自己的实力,于是他说道:「不用,多谢各位关心。」接著便凝神打量眼前这个要杀他的士兵。只见此人身材魁梧,从露在外面的手臂就可以知道此人的力气一定很大,而且他手中还拿著一把大斧;本意手中没有武器,因此他打算想个办法让对方不用武器,这样他才有胜利的把握。于是本意说道:「这位大哥,你尽管发招,我手上虽然没有武器,但是你不必顾虑,尽管攻过来。」士兵原本打算一出招就用斧头把本意砍成两半,现在听他这么说,不禁怒道:「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会用武器和你这个手无寸铁的小子打吗?哼,就算不用武器,我照样把你打得连你娘都不认识你。」说完就把斧头扔到一边。本意笑道:「这位仁兄真是好气魄。」这个士兵说道:「话就说到这里为止,你先出招。」本意根本没有学过一招半式,也不知道该如何出招,只好说道:「还是你先出招吧!」士兵喝道:「好,那我也不客气了。」他说完之后就向本意急速攻去,左手往本意左肩抓去,右掌往本意的腰上拍去,这一招要是打中的话,非把本意打个半死不可;本意也知道这一招的厉害,不敢与他硬碰硬,便赶紧往旁边闪去。士兵见本意闪开自己这招「抓星拍月」,一个脚下急进,左手改抓为掌,聚成手刀向本意的咽喉攻去,本意再次闪开;就这样一个出招,一个躲闪,斗了十几招之后,本意就被逼得手忙脚乱,好几次差点就被打中。而这个士兵看见本意一直避免和自己硬碰硬,只是手忙脚乱的躲闪自己的攻击就知道本意没学过武功,心中感到一阵大喜,认为十个金币可以顺利到手了。士兵在心中打著如意算盘,双手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而且出招还有越来越猛的趋势,本意更是被逼得连连后退,而熊氏三姐弟则是在一旁冷笑,一副等著要把本意抽筋剥皮的模样。白衣女子四人则是越来越著急,他们本来以为本意的武功再怎么不济也可以和对手过两招,但是后来看到他的样子,根本就是一副没有学过武功的样子,不禁令他们为本意捏了一把冷汗。这时本意已经被对方逼到悬崖边,白衣女子忍不住叫道:「这位公子,小心他把你逼下悬崖。」本意早已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快要招架不住,又听得白衣女子的喊话,他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阵恐慌,下意识转头往后看了一眼。士兵见有机可趁,随即大声叫道:「现在才发现已经太晚了,去死吧!」只见他双掌猛然向本意的胸前推去,本意在退无可退的情形下只好硬接下来,四掌在空中相碰撞之后,本意被撞开一丈多的距离,直接摔下悬崖;对方则是被往后弹出一米多远,身体弹动了几下就没有动静了。这个士兵之所以会死,是因为本意所练的内功是圣族人所谓的圣气,也就是魔气的克星,而圣族人生活于周遭充满魔气的环境中,身体里多多少少都会存有这种魔气。也就是说本意所练的内功是所有圣族人的克星,只要本意的内力进入圣族人的体内,就会引起对方体内魔气的反噬,本意的内力进入对方身体越多,反噬就越厉害,承受不了这种反噬的人就会死亡。所以即使本意现在的功力并没有很深厚,对方也会被自己体内的魔气反噬而死;但是如果对方的内力比本意更加深厚的话,就可以凭著自身深厚的内力把反噬之力压制下去,可惜那个士兵的内力没有比本意深厚,因此只有死路一条。当本意摔下悬崖时,他心中简直是万念俱灰,只想到自己快要死了,这时他脑中不由自主的想起本良与张氏,也想起他到现在还没有为他们报仇,不禁想道:「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过往的一点一滴都快速在他的脑海里闪过。突然间,本意又想起与自己有约的李思香,他悲哀的想著:「难道我就这样死了吗?不行,我不想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很多风景要去看,我有太多、太多不想死的原因;家仇未报、美女也还没有追到一个,而且我也还没为本家留下一个根,我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呢?」本意心中有一股强烈的求生意志在支持他,于是他开始在半空中想著各式各样的方法,但是他所想到的方法都救不了他的命,不禁又想道:「想不到我空有一本绝世武功秘笈,还没有练成却要死了。」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想道:「对了,上面不是有风篇的内功心法吗?」他脑中不由得闪过「风之心法」的修练心法,然后身体在这种情况下自然而然的随之运转,以前毫无进展的风之心法终于在这种千钧一发的状态下练成。然而本意却没有发现随著体内真气的运转,他下降的速度正缓缓的减慢当中,他只是专注的想著风之心法,体会著周围的风的感觉,在不知不觉间就练成风之心法了。风之心法主要是用来提升轻功,功力的提升只是其次而已,要是本意能把《圣帝魔典》上后面六篇全部练会的话,就算是在这种高达万丈的悬崖他也能上下自如;当年圣帝魔威在还未统一圣族之前,就是凭著这套轻功在高手之间任意来去。虽然本意在这时候练会风之心法,但是这只是初成而已,其下降的速度还是奇快无比,然而也是他命不该绝,他摔下来的地方正好是个山涧,更幸运的是山涧之中有一个水潭;不过本意还是被摔下来的巨大冲击力震晕过去,并随著潭水流向黑林城附近。当本意醒过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正浸在水里,但是他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他是在水中的话,怎么可能不呼吸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然而他却又明白的感觉到自己并没有用口、鼻在呼吸,而是全身各处的毛孔像在吸收气体一样的收缩著,不仅感到全身清凉,而且毫无窒息之感;本意张开眼睛一看,只见眼前一片黑暗,而且他的确是身处在水中。本意想道:「难道我死了?因为变成水鬼,所以在水中也不会感到窒息?」于是他使劲往大腿上掐了一下,结果他居然感觉到疼痛,不过这也说明他还没有死;本意原本想浮出水面,但是他想到这种在水中的感觉也很不错,便打算尝试在水中运功调息。当他运功的时候,他立刻发现自己的内力竟然增加了一倍多,颇感奇怪的想道:「我的内力怎么增长的这么快?我又没有吃什么灵药,或是什么异果,难道我是在昏迷的时候不小心吃到?这好像不太可能……」本意怀著这个疑问运功调息了一周天之后,才发现他这次运功的路线明显与前几天不同,而且比先前还要复杂许多,是在基础篇的功法上多出另外两条运行路线。本意明显的感觉到真气从丹田中流出,然后一分为三,分成三路前进,在运行一周天之后,三道真气又回到丹田之中,不过这时却变成三道真气各据一角,看似互不相干却又似相互依存而不起冲突;他又发现自己功力增加的速度明显比以前快了许多,而这两条多出来的运功路线是「风」篇中的「风之心法」与「水」篇中的「水之心法」。本意的脑袋想得快打结了,他实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学会这两篇心法,任他怎么想也想不通;最后他认为这样也不是一件坏事,反而是一件好事,既然想不通那就算了,他也不再钻牛角尖了。其实本意能够练成水之心法是因为当他昏迷在水中的时候,身体本能的要吸收氧气来疗伤,但是他却又不能够呼吸,这时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随著脑中的一丝意念,开始运转著他一直练不成的水之心法。随著水之心法的运转,本意全身的毛孔自动打开并吸收水中所蕴含的氧气来维持生命,也因此练成而水之心法;水之心法帮本意把体内的浊气不断排出体外,连他身上被水烫伤的灰斑也慢慢变淡,直到他的样貌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不过本意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变化,直到他照过镜子之后才发现这件事情,这也让他高兴了好一阵子;现在本意已经能在水中运动自如了,只要他能勤加练习,最后甚至能像鱼一样在水中来去无碍。

  2月21日有消息称:“日本乒乓球协会表示,他们已经同意接收大约50名因新冠病毒疫情而无法回家的中国国家乒乓球队队员。在3月22日至29日于韩国釜山举行的世界团体乒乓球锦标赛结束后,日本乒乓球协会将把包括奥运会冠军、世界单打冠军马龙在内的中国队带到东京关东地区的某个训练基地。一直训练至6月,中国乒乓球队将离开日本,然后再返回东京参加奥运会,时间为7月24日至8月9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三肖期期准选一肖
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
推荐阅读